移动版

调查|天壕环境孙公司拖欠工程款,投建神安线涉嫌“未批先建”?

发布时间:2019-12-21 22:04    来源媒体:每经网

每经记者 朱万平    每经编辑 梁枭    

工程完工已两年多,可至今仍未收到数千万款项——油气建设工程企业四川石达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石达)高管张明(化名)对此颇为无奈。从去年到现在,四川石达通过法律手段维权,两审均胜诉,但对方并未付款,且一直不愿进行正面沟通。

拖欠四川石达工程款的是上市公司天壕环境(300332)(300332,SZ)旗下控股孙公司华盛汇丰燃气输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盛汇丰),双方起纠纷的工程项目则是中联煤神木—安平煤层气管道工程(以下简称神安线)。该项目建成后将为华北五省市的冬季调峰提供气源保障。

近年来,天壕环境重点布局燃气业务,其在神安线项目上亦下了“重注”——上市公司方面已与中海油旗下中联煤公司成立合资公司,共同投建、运营神安线,而神安线一期工程(即山西—河北段,下同)的投资总额超过40亿元。不过记者注意到,神安线项目直至今年6月才获国家发改委批复,但部分线路工程早在2017年就已竣工通气,或存在“未批先建”的情况。

“难要”的数千万工程款

“钱一直不给,把我们拖得好惨。拿不到钱,我们很多事都做不了。”张明直指华盛汇丰方面是“老赖”。据山西省高院2019年7月的二审判决,华盛汇丰须支付四川石达工程款4990万元及相应利息。

更让张明感到气愤的是,近两年,华盛汇丰方面一直不愿正面沟通。“现在连电话都不接了。不仅上面的(领导)不接电话,连下面的人也不接电话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双方的纠纷起因于三年前的工程承包。2016年10月,四川石达与华盛汇丰签订了“神木—安平煤层气管道工程(山西兴县至忻府区奇村段)”第三和第七标段的总承包合同,合同总价分别为0.7亿元和1.71亿元,共计约2.4亿元。

四川石达提供的工程承包合同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

张明对整个工程的情况十分熟悉,他表示:“合同签订后,我们一直按照约定入场施工。”2017年9月,四川石达承包的两个工程标段完工并交付。但进入2017年,华盛汇丰方面付款出现拖欠,“我们每次去要,它们就像挤牙膏一样付我们几百万。欠我们的工程款绝对金额也越来越大。”张明称。

工程交付后多次讨要款项无果,2018年10月,四川石达将华盛汇丰告上法庭,诉请判令华盛汇丰支付剩余约8000万元工程款及利息。

在两级法院的审判中,四川石达均胜诉。2019年2月,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华盛汇丰支付约4000万元工程款及相应利息。对此,双方均提出上诉,直到此次二审判决。

张明称,山西高院作出判决后,天壕环境方面一直没有支付这笔钱,也没有任何说法,“现在,我们之间基本没有什么沟通”。

天壕环境对于这场官司亦有过披露。上市公司在今年8月底发布的2019年半年报中表示,“四川石达因合同纠纷起诉华盛汇丰和华盛汇丰山西分公司”,“案子处于二审已开庭未判决阶段”。山西高院已于7月底作出二审判决,而天壕环境8月底仍称“未判决”,且至今未披露过相应进展。

“我们需要对情况进行核实,可能是没有达到单独披露的标准。”记者近日曾以投资者身份咨询,有天壕环境人士回应称。

三角债抵扣后仍欠两千多万?

“据我所知,(华盛汇丰)未支付判决款是因为三角债的问题。”天壕环境总经理肖双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四川石达欠山西汇丰兴业燃气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丰兴业)五千多万元,而汇丰兴业欠着天壕环境方面三千多万元,天壕环境方面又被判需付四川石达五千多万元(含利息)。“这不就是形成了一个三角债吗?原本,我们是要起诉汇丰兴业的,但汇丰兴业提出,三方可以先相互抵了。”肖双田说道。

“确实存在三角债的问题,我们也同意抵了。”12月19日,四川石达另一位高管称,这是今年11月在法院协调执行下才得以抵扣。他还表示,抵扣并非华盛汇丰主动提出,而是公司发现几方互有债务,才找到法院,随后执行了抵扣。

不过,该名高管称,截至目前,各方债务抵消后,华盛汇丰仍欠四川石达两千多万元,再加上对方拖欠的项目水土保护工程费用,数目仍是不小。

四川石达与华盛汇丰的工程款纠纷时间轴

“确实抵消后还欠一些钱。”华盛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盛燃气)总经理温雷筠对记者说道。华盛燃气持有华盛汇丰51%的股权,系华盛汇丰第一大股东。温雷筠表示,目前刚把三角债抵消的事搞完,正在协商解决(剩余欠款)。

记者注意到,除四川石达外,华盛汇丰还拖欠着(神安线)其他施工单位的债务。今年4月,华盛汇丰因与中石化胜利油建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胜利油建)间存在合同纠纷,被后者申请财产保全。后来双方达成和解。而天壕环境也在半年报中披露,上市公司方面应付胜利油建山西分公司约4788万元。

天壕环境“押注”神安线

四川石达与华盛汇丰间的纠葛因神安线而起,而天壕环境对该项目十分看重,上市公司已在这条管线上投入了大量资源。

整个神安线跨越陕西、山西和河北三省,全长约600公里,西起陕西神木市,东至河北安平县,年设计输气能力约50亿立方米。而神安线意在将鄂尔多斯盆地东缘的煤层气资源和京津冀地区用气市场对接,运输煤层气为主的天然气。

神安线西起神木,东至安平,跨越陕、晋、冀三省 图片来源:百度地图截图

事实上,近年来着重布局燃气领域的天壕环境对该项目下了“重注”。2015年9月,天壕环境斥资5000万元收购华盛燃气全部股权,跨界燃气领域。截至目前,天然气供应及管道运输业务已占据上市公司半数营收。公告信息显示,神安线管道项目(山西—河北段)投资总额高达41.42亿元。而神安线一旦建成,天壕环境不仅可坐收管道运输费,公司自身的燃气业务也可以通过天然气差价赚取利润。

肖双田曾对外介绍称,神安线的建设运营对天壕环境而言,其意义远不止8%左右的管输费用。天壕环境还将围绕管线进行外围经营,逐步实现天然气产业链闭环。

有业内人士指出:“像神安线这类能源输送主干线,一般都是由中石油、中石化等大型国有能源巨头才可能取得建设权。”那么,天壕环境是怎么拿到神安线项目这个“香饽饽”的呢?

“这个事是中联煤方面向我们提出合作的”,肖双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神安线规划出来后,“中联煤便提出来和我们合作”。

记者注意到,去年11月8日,华盛汇丰的母公司华盛燃气和中海油旗下中联煤层气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联煤)签署《设立和经营中联华瑞燃气有限公司之合资合同》,共同设立管道合资公司中联华瑞,以建设并运营神安线项目。中联华瑞由中联煤持股51%,华盛燃气持股49%。华盛燃气在官网新闻中表示,这意味着神安线管道建设“进入正式实施阶段”。

天壕环境曾披露,公司适时将华盛燃气部分已建成的燃气管道资产注入中联华瑞,而其所指的资产也即包括四川石达等承建的神安线标段工程。

以连接线名义建设是否违规?

今年6月,国家发改委正式核准批复神安线项目,项目单位为中联煤。彼时天壕环境曾表示:“此次国家发改委核准的为神安线一期工程,即从山西吕梁到河北安平,全长543.87公里”。不过记者发现,今年6月才获“准生证”的神安线项目,其“正式实施”的时间可能要远早于发改委批复的时间,天壕环境方面承建的项目部分线路或存在“未批先建”的问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6年底,神安线被列入国家能源局公布的《煤层气(煤矿瓦斯)开发利用“十三五”规划》。2017年9月,神安线项目取得全国投资统一项目代码。而华盛汇丰开始对外招标的时间甚至早于神安线被纳入相关规划的时间。

国家发改委2019年6月发布的项目核准批复

图片来源:国家发改委官网网页截图

神安线项目各部门审批情况

图片来源:全国投资项目在线审批监督平台网页截图

2016年4月25日,华盛汇丰向四川石达发出了招标邀请函,招标项目名称为“中海油非常规天然气输气管道工程—山西兴县曹家坡至忻府区奇村段”。招标邀请函中有这样的文字:“工程……由中海油委托华盛汇丰建设和管理。”四川石达中标后,承包合同项目名称则出现了“中联煤”的抬头。而直到2016年11月,中联煤方面才向国家发改委报批神安线项目。也就是说,华盛汇丰在项目尚未向国家发改委报批的情况下便开始对外招标。

四川石达提供的招标邀请函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

四川石达提供的中标通知书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

对于神安线项目是否未批先建的问题,天壕环境董事长陈作涛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个事情要问肖总(指肖双田),我不太清楚。”而肖双田则予以否认:“我们的手续是完整的。”

12月20日,记者再次以投资者身份向天壕环境进行询问。“神安线(山西—河北段)全长540多公里,已建成的200多公里管道注入中联华瑞后,也是属于神安线中的一部分。”天壕环境有关人士称。

“神安线(山西—河北段)的管道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前期建的200公里,另一部分为即将新建的管道。”天壕环境该人士表示,已建成的200公里管道主要是以连接线的名义建的,“手续都是齐全的”。而新建部分的准备工作已完成,目前还未开工,预计神安线(山西—河北段)将在2020年6月竣工。 

事实上,在实际建设中,天壕环境方面只拿到了地方政府的立项审批。2016年12月底,山西省忻州市发改委曾下发了《关于原平市第二气源连接线工程项目核准的批复》,批复了项目的部分段路。也就是说,项目一期工程部分线路是用地方政府出具的项目批准手续作为建设依据。200公里管道建成后,神安线一期工程项目整体才获得国家发改委的正式批复。

“表面看是忻州、吕梁这两个地方的燃气项目,实际就是神安线。”张明表示,忻州方面批准的气源管线管径是D500mm,设计压力为4MPa,而华盛汇丰在建设时将管径改为D813mm、设计压力8MPa,变更后的管径和设计压力与国家发改委对神安线项目的要求完全一致。

此外记者注意到,发改委在批复文件中要求“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未经审查批准不得开工建设”。不过,直到今年10月,神安线一期工程的环评报告才由相关公司编制完成。“环评报告大概一个多月前就弄完了,它们(中联煤)现在应该还在走程序。”有参与神安线环评的人士透露。

就拖欠四川石达工程款,以及神安线项目是否涉嫌“未批先建”的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也向天壕环境发送了采访函,但未获回应。12月19日~20日,记者也多次致电中联煤一位高管电话,并将采访问题以短信形式发送至其手机,但也未获回应。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